真的鸟

[曦澄]云梦谣

.老早之前的撩


蓝曦臣醒来的时候,窗框上挂着的薄纱隐隐泄漏进丝丝缕缕的晨光,安静地像是流水,寂静无声。他坐起来,身上的薄被滑落下去,拿过手边的发带抹额整理好了仪容,翻身下床穿上外衣。


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,悉悉索索的声音是屋子里面唯一的声音,些许微风穿过薄纱,抚在蓝曦臣刚沾了水的手背上,有些凉。


风里面带着些水汽,带了些荷香,带了些簌簌风声。蓝曦臣走到门前,轻轻地推开了门。


这时候的莲花坞还是睡着的。偌大一片地方,楼楼阁阁上古老的银铃唱着喑哑的歌,莲池里的荷叶摩肩接踵,擦出一片...

标签: 曦澄

[曦澄]你我相爱至深

.分手未复合



江澄推开KTV包间的门,抬头一扫里面的人,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,走在他背后的聂怀桑哎呦一声撞上他的背,刚想问怎么回事,就被江澄突然黑下来的脸色吓住,没出声。


但是门都已经推开了,突然摔门离开似乎并不是特别礼貌的事情,还会显得别有深意——而这并不是江澄所希望的。所以他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走过去,坐在魏无羡身边,不着痕迹地踩了他一脚。


魏无羡噗得喷了嘴里的啤酒,心疼地去擦自己白色的球鞋,还没来得及嚷嚷,就被江澄压着脖子咬耳朵:“蓝曦臣怎么来了?


“咋不能来啊?”魏无羡扒开江澄的胳膊,“别人也是校友啊。


江澄啧了一声,往魏无羡身...

标签: 曦澄

[曦澄]星辰大海

.现pa

.星期恋人梗


“所以你说这他妈是什么事儿!”江澄和魏无羡人还没进学生会的办公室,声音就就已经先一步哼哧哼哧地传进了办公室里的人耳朵里。


“哎呀不就是个假装情侣。”魏无羡笑嘻嘻地回答说,“和蓝大哥哦,多少女生做梦都盼不来的。”


江澄哼了一声,一把推开学生会的门,正要说什么,却看见蓝曦臣坐在沙发上,他对面是活动主办的几个女生。


他话到嘴边,又给咽了下去,愤愤地回头看了一眼魏无羡,魏无羡一吐舌头,从江澄和门框的缝子钻进去,跟蓝曦臣抬手打了个招呼之后又跟女生嬉皮笑脸起来。


“魏同学,忘机一会儿过来。”蓝曦臣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茶,微笑着说。...


标签: 曦澄

[曦澄]在那一切都才刚刚开始

.于我而言,最美不过一场盛大美满你情我愿的表白。
.蓝大的名字,真好听。

蓝涣和江澄认识的时间不短,掐指一算,整好七年。


最开始都把对方当朋友,你拍一我拍一的纯洁相处模式,带着对方出入自己的交际圈,都是拍着对方肩膀,对着别人一竖拇指,说这是我朋友。


朋友吧,怎么说都好,可是周围的人,怎么就觉得这朋友就变了味儿。


岁月是酒,愈久弥香,香气盖不住了,就你遮我掩,互相打着哑谜,你我都是一副心照不宣互不出招。


这条线就在这里,是你过来,还是我过去,这是个问题。



但是又能有什么问题,时间是永动的,你来我往,磨磨蹭蹭,两个人之间的边界线就像是相片信纸一样发黄变淡,湮没在对视的视线里。


毕竟,爱...

标签: 曦澄

[曦澄]唤魂

*补档

.大纲如题  

.完结版,前半部分发过,为不影响阅读发布全文


这世上纷纷扰扰的东西太多太多,看不透猜不完,惟愿有那一人,心心念念,与同安。


寒山地处蜀中,常有妖孽作怪,江家地处云梦,还差了老远,本也不是江澄江宗主想管的地方。故此,当江家绛紫精料银丝九瓣莲家纹出现在寒山夜猎场上时,不少仙家人士都颇为吃惊。


江澄立在人群最先头,嘴角抿住,目光阴鸷,一时间想上前招呼的人都踌躇起来。


“宗主。”江澄立在原地,身后突然闪出另外一名江家校服...

标签: 曦澄

[曦澄]行字

*补档


.带几句追凌。

“…我就这么写!你们能把我怎么样!?”


蓝曦臣刚从藏书阁出来,就听见不远处的树林中一声愤然怒吼,声音尚还生脆,是个少年的声音。


他又听得一阵拨开树叶跑远的声音,心里好奇,就缓步走过去,却看见蓝思追揪着眉头站在一棵树下,脚下有不少散落的纸页。蓝曦臣定睛一看,发现纸上尽是些涂鸦似的笔迹,字一无风骨二不端方,倒不像是蓝思追会写出的东西。


“蓝宗主。”蓝思追回了神,注意到走到身边的蓝曦臣,连忙拱手行礼。


“出什么事了?”蓝曦臣摆摆手,又柔声问道。


“……”蓝思追眉头又揪到一起,考虑了一...

标签: 曦澄

[双道]为君引得空山尽

*补档

*薛洋屠观前

*什么都没有说,但是什么都知道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送晓星尘下山时,宋岚执意挑了匹高头大马给他。马的毛色白而光泽,鼻息间尽是温柔的声色。


宋岚没说话,晓星尘也垂着眼帘,他跨上马,宋岚却自然而然地接过马绳,把马引出马厩,那时候没什么人会在马厩附近逗留,白雪观的规矩虽不松散,但远不如姑苏蓝氏严整,或者说得上刻薄。


宋岚执着马绳走在前面,马蹄哒哒的声音又节奏又遥远,晓星尘高高坐在马背上,视线落在宋岚身上,却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能看见宋岚一个笔挺坚毅的黑衣背影,走路姿势端正挺拔。...


标签: 宋晓双道长

你说怕一生庸碌,又恐一世金戈铁马仓皇。

少年年少远走,不望他归来仍是年少,只求仍是少年性子,坦荡又快乐。

 — 1 / 16 —  >
© 真的鸟 | Powered by LOFTER